祛病防疫 古人养正妙招儿多

九游网页版

2021-06-25

端午节将近,大家是不是早就规划好了出游安排?民谚曰:端午节,天气热,五毒醒,不安宁。

你知道吗,端午节正值仲夏,气温升高,蚊蝇滋生易传播疾病,它在古代还是一个祛病防疫的全民卫生节,烧艾条、挂菖蒲、佩戴香囊……古人在这一天的许多习俗,其实都和卫生防疫有关。

当下,新冠病毒还在全球肆意妄为。

艾灸、香囊、药茶、中药熏蒸……古人所采用的预防疫毒的方法,即使在科技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,仍有可借鉴之处。

今天,就来和大家聊聊古人的防疫大法。 物理隔离老祖宗早就意识到了隔离,是古人很早就意识到的一个最佳的预防疫病办法。 《晋书·王彪之传》记载:永和末,多疾疫。

旧制,朝臣家有时疾,染易三人以上者,身虽无病,百日不得入宫。

说明晋代对传染性疾病的隔离要求严厉,只要有病人接触者,均需采取隔离措施。

到了南北朝时期,隔离防疫已经成为了一种制度。

免疫力就是防护服看古人的养正六法提高自身免疫力即古人之养正。 《内经》讲:……不相染者,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,避其毒气。

因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,告诫人们冬不藏精,春必病温,虚邪贼风,避之有时,并要求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,以达到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的目的。 古人重视内求,认为正为本,邪为标。

预防感染,首重扶正,正旺则邪不能侵。 抗新冠肺炎疫情中,不少医护人员感染了疫毒。 他们已穿好了防护服,为什么还会感染呢?根本原因是正虚。 因为临床工作压力大,饥饱失常,过度劳累,导致正气偏虚。 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。 所以,扶正才是关键。 古人养正的方法有以下六种。

艾灸前人认识到艾灸能壮固根蒂,保护形躯,熏蒸本原,却除百病,蠲五脏之痛患,保一身之康宁,所以古人非常重视趁未病时艾灸,以避免感染疫毒。

《扁鹊心书》里讲道:保命之法,灼艾第一。 艾灸能保命,既可治疗,亦可预防疾病。 扁鹊认为:人无病时,常灸关元、气海、命门、中脘,虽未得长生,亦可保百余年寿矣。

明确不病之人也可以施灸,灸能延寿。

正常人也可自己灸足三里,因为足三里为胃经合穴,是土经土穴,能培土补虚,最适合于预防疫毒。

药囊古人认为,疫毒是偏性极重一种邪气,可用药物的偏性来克制疫毒的偏性。

可用药物悬挂或佩戴的方法,有效预防疫毒感染。 民间曾有戴个香草袋,不怕五虫害之说。

佩戴香囊,虽是一种民俗,但也是一种预防瘟疫的方法。 现代研究发现,中药香囊有以下四个方面的作用:(1)预防流感,防治疫毒:中药香囊在预防病毒感染性疾病起到一定作用,可减少人们受污秽之气或毒气的污染;(2)避秽化浊,清新空气;(3)宁心安神,健脾和胃;(4)驱蚊虫毒蛇。 中药香囊由于它是纯天然的,所以一般只可以挂半个月到一个月,香气散尽,功效随消。

药浴通过中药药浴来避邪,如《内经》提出:于雨水日后,三浴以药泄汗。

清代刘松峰的《松峰说疫》一书中记载:于谷雨以后,用川芎、苍术、白芷、零陵香(或藿香)各等分,煎水沐浴三次,以泄其汗,汗出臭者无病。 药浴后不冲水,直接擦干穿衣即可。

取嚏用软纸搓成细捻刺激鼻腔,打几个大大的喷嚏,可有效预防流感。

打喷嚏是人体的主动排邪反应。

《串雅外编》记载:凡入瘟疫之家,以麻油涂鼻孔中,然后入病家去,则不相传染;既出,或以纸捻探鼻深入,令嚏之方为佳。

古人没有口罩,用麻油涂鼻孔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方法。

服散抗新冠肺炎疫情中,不少中医人提供了预防中药方。

古人也有预防方。

如葛洪书中辟温病散方:珍珠,肉桂各一分,贝母三分熬之,鸡子白熬令黄黑,三分,捣筛,岁旦服方寸匕,若岁中多病,可月月朔望服之,有病即愈,病患服者,当大效。

葛洪的预防药方中诸药皆偏温,取温能通阳,阳旺则邪不着人之意。

饮药酒疫病多发季节,古人重视饮雄黄酒、艾叶酒、菖蒲酒等,雄黄、艾叶、石菖蒲等都属温性药物,有温阳抑阴之功,有助于祛除疫毒。 《本草求真》提到:艾叶辛苦性温,其气芳烈纯阳,除沉寒痼冷,通诸经以治百病。

环境消毒古人选择烧烟与咱们现在对病毒污染环境进行消杀相似,古人面临疫病时,用中药烧烟给空气消毒,可以干扰病毒,祛毒祛疫,调和环境,使人不病。 明代大医李时珍谓:张仲景辟一切恶气,用苍术同猪蹄甲烧烟。 清代的《验方新编》有空气消毒方,以苍术末、红枣,共捣为丸如弹子大,不时烧之,可免时疫不染。 古人重视用苍术烧烟避秽。

苍术味道芳香,内可化湿浊之郁,外能散风湿之邪,烧烟亦可有空气消毒之功。 此外,古人的消毒,一般是针对病人用过的所有衣物。

大多用蒸煮的方法,进行高温灭菌。

由此可知,古人非常重视疫毒的防范,古人所采用的预防疫毒的方法多种多样,有些预防疫毒的方法时至今日仍可借鉴。 文/景晓玲(北京康复医院)。